风居

关于背对的一些小说明

实为“背对的正确使用方式”

1.ChapterⅡ有改动了一些(其实也没改多少啦),如果大家愿意的话,可以再去看一看。

2.背对的私设是:①工藤新一无青梅竹马。所以在他变小之后,他是一直住在阿笠博士家的,直到被小哀以受不了他的事故体质给赶出博士家后(笑)。好吧,其实小哀把柯南赶出博士家的真正原因不是这个啦,而柯南之所以会出去找一间公寓住也有他自己的意思,只是他俩的想法刚好撞到一块去了而已,其实啊......(止住!不能再说了!论我兴致一上来就剧透的坏习惯......蹲墙角)②安室透和赤井秀一不会和小孩子相处。哇,我一直觉得这个设定很好玩啊!所以就一不小心把它给写上去了。(笑)其实这个设定只是文章中的一点小小的调味料而已,请大家放心食用。(其实大家也可以想一下:安室先生在还没遇到柯南之前,分分钟用腹黑的气质吓跑小朋友;而赤井先生只需看小朋友一眼就可以吓哭人家了)......至于赤井先生什么时候出场,我也不知道呢~(笑)③史密斯夫妇paro。很老的电影呢,但是我好喜欢啊!《背对》的标题也是因为这部电影,同居在一起柯南和安室先生互相隐瞒又互相保护着对方,到最后的暗生情愫什么的。直到最后以为是敌人,却又发现“啊,原来是你啊!”这样的,真是好萌啊~

3.《背对》大概算是中篇吧,一共只有十二章。因为只会罗马数字1~12什么的,你以为我会说吗?(大概会有番外之类的东西......吧?)

4.cp什么的,只能保证一定有透柯(至今依旧在纠结到底是3p好还是2p好......)。什么?你说贝新和柯哀?抱歉,我眼瞎什么都看不见。(望天)好吧,我其实也很喜欢贝姐和小哀的。只是......这么发展下去会变成all柯吧!(掀桌)已经差不多是了......(你走开!)

5.走了那么多日常向的,接下来就会进入正题了......吧?

以上,谢谢大家的观看!(鞠躬)


背对

Cp:绯色柯,主透柯

私设有



ChapterⅢ

       “叮铃铃、叮铃铃——”

 

       在一片静谧之中,几声急促的铃响划过。

 

       随后,一只孩童的手从床被中伸出,颇有气恼意味地,将尽职尽责、一心想要叫醒主人的闹钟,一把拍下床头,“啪!”

 

       “……”

 

       重归宁静,那只手满足地缩回温暖的被窝。

 

       接着,床上那缩成一团的被团动了动,便再次陷入了静止状态。

 

       过了一会儿——

 

       “叩、叩、叩”

 

       门外传来几声极轻的敲门声,男人低沉的声线也随之响起:“柯南君?柯南君,你起床了吗?已经七点了哦。今天是周一,你还要去上学呢……”说着,安室透打开江户川柯南的房门,不出意外地看见小孩还卷着被子赖在床上。晨时的暖光轻手轻脚地从窗帘间的缝隙中溜进,悄悄地爬上孩子的小床,拥抱着那团拱起的棉被。

 

       他无奈地笑了笑,毕竟这个孩子前两天一直在和他忙着准备公寓里的日常用品。虽然小孩表面上没表现出来,但是,对于一个才刚上小学的孩子来说,果然还是太累了吧,这种劳动的强度。从昨天中午开始就一直在打瞌睡,问他要不要紧,要不要休息一下,这孩子却硬是坚持了下来……真是的,要不要这么逞强啊……

 

       安室透轻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已经明白了为什么这孩子的母亲说自家孩子是很好养的了——这种乖巧而独立到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宠溺的孩子,确实是比他手下口中的那种无法无天,且让人想要抓狂的熊孩子要好养太多了。他这般想着,却没料到以后,自己心中的这个“乖巧”的孩子,其惹事的程度,并不亚于其他的熊孩子,不,是远远超于熊孩子。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有意放轻自己的脚步,安室透走到江户川柯南的床边坐下,俯下身用手轻轻摇了摇不肯醒来的小孩,柔声说道:“柯南君,快起来吧,早餐我已经做好了,再不起来吃的话,就会凉掉哦。”说完,他也没有在急着要叫醒江户川柯南,只是隔着棉被,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抚着孩子的背部。

 

       “……”床上的被团再次动了动,一脸睡意的江户川柯南挣扎着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唔……”他揉着还舍不得的睁开的眼睛,虽然还是很困,但还是不忘礼貌地向安室透问好:“早上好,安室哥哥。”

 

       小孩带着睡意向他问好的样子可爱极了,再加上孩子那奶声奶气的语调,安室透忍不住笑着摸了摸江户川柯南那头或许因睡相问题,再加上刚起床而显得有些凌乱的发丝。他回应道:“早安,柯南君。”

 

       在好笑地看着小孩顶着一头乱翘的头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晃晃悠悠地走进洗手间洗漱后,安室透沉下脸色,掏出手机打通电话:“喂,是我。刚刚得到消息,那个组织近期会搞出一些动作出来,具体是什么我还我还不清楚。那个组织里有人在怀疑我,我暂时还无法有所行动。你们那边务必要盯紧点。就是这样,我挂了。”说罢,他立刻挂断了通话。

 

       收起手机,放松下面部表情,安室透深吸了一口气,走到阳台边伫立。正如工藤有希子对江户川柯南所说的,这间公寓的视野极好,四周的一切皆可尽收眼底;然而安室透此时并无心欣赏,他的目光放空,似是在追忆着什么。不久,他身后的屋内传来几声响动,安室透将思绪收回,转过身来,面上毫无异色地看向洗漱完毕、刚刚才从洗手间里出来的孩子。他歪头笑着,一派人畜无害的样子,对江户川柯南温声道:“吃早餐喽~柯南君。”

 

 

 

       在吃完早餐后,江户川柯南婉拒了安室透想要载他上学的好意。离开公寓,于半途与其他几个少年侦探团的孩子汇合。

 

       “诶——?!柯南你搬到外面的公寓去住了?!”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们都围了上来,惊讶地看着正笑得无奈的江户川柯南。只有一个一脸老成的女孩没有围上去,却是看好戏一般地走在一旁。“为什么不通知我们?我们也好帮你的忙嘛!”

 

       “那个……我不是说了嘛……搬到外面去住这件事情来的很突然,我也没有想到,就更别说通知你们了啊。再说了,难得的一个周末,我也不想打扰你们休息嘛……”

 

       「而且,我觉得你们过来帮忙的话,我会更忙的。」江户川柯南默默地在心里补上一句。

 

       “但是……”

 

       “柯南!你这是不把我们当朋友!”

 

       “就是就是!我们还是可以帮你的!”

 

       孩子们围着他,一人一句地将江户川柯南围堵在他们的包围圈里。眼见着他们还没有放过自己的趋势,江户川柯南一边在心里感叹着这群孩子们的口才越来越好了,一边干笑着转移话题:“哈哈……嘛嘛,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已经跟你们说了我现在住的公寓的地址了吗?不如……今天放学之后,我带你们去那里看看怎么样?”

 

       话音刚落,江户川柯南随即反应过来,暗骂了一声糟糕。然而那群孩子已经开始讨论起来了——

 

       “嗯,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圆谷光彦赞成地点了点头。

 

       吉田步美兴奋地建议道:“不如,我们给柯南办一个乔迁会吧!带上博士一起,顺便弥补柯南,我们之前没有帮他搬家的事!”

 

       “这主意很好啊!”圆谷光彦举手赞成道。

 

       “哦哦,好啊好啊!到时候我们可以买薯片、饼干、巧克力……”小岛元太也很赞成女孩的主意。他开心地伸出手,流着口水数着他最爱的零食。

 

       「喂喂,你们够了!」江户川柯南抽搐着嘴角,很是后悔提起了这个话头。

 

       “呐,小哀你呢?我们一起去吧!”吉田步美转过头,对那个一直站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们折腾江户川柯南的女孩笑道。

 

       “嗯?”茶发的女孩愣了一下,随后饶有兴趣地勾起嘴角,看向一旁正一脸不爽地瞪着她的江户川柯南,像是在逗弄小白鼠一般的,她轻笑了起来,故意说道:“好啊,我也很想看看呢……江户川的新住所。”

 

       江户川柯南朝灰原哀翻了个白眼,压低声音,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地抱怨道:“要不是你把我赶出博士家,我用得着在外面租一间公寓吗!”

 

       “要不是某人那天天都能惹出一些事情出来的体制,我也犯不着花力气把你那堆东西给扔出去了。”灰原哀挑着眉,毫不客气地回敬道。

 

       真是完美的反击。

 

       “你……”江户川柯南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我哪有天天惹事了!」他这般想着,再次朝灰原哀丢了个的白眼。

 

       “呵。”灰原哀笑了笑,倒也没再继续损江户川柯南。

 

       随后,他们在后边并排走着,边听着那三个孩子在前面扯东扯西的,时不时插上几句,边向小学走去。一路的阳光正好,时光无忧得好像他们——少年侦探团的五人,可以永远这样一起走过一生。灰原哀这般恍惚地想着,接着她摇头嗤笑了一声:「怎么可能呢?Sherry啊Sherry,不要忘了组织可是知道你还没有死呢,他们可能还在发了疯的一般在找你吧。」她在心中苦笑着,用着组织赋予她的称号这般自嘲着。

 

       「嗯?!」在走至一个拐角处,她猛地收缩了瞳孔,随后恢复常态。先是看了眼与她同行的四人,在确认无人注意她后,灰原哀略微向后转了一下头,飞快地瞥了眼身后的街道,隐隐有些苍白的脸在那一瞬间覆满了忧色。「或许……他们已经来了。」

 

       「上一次也是这样,在博士家附近总是可以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视线……」她低下头,茶色的刘海遮住她脸上的表情,「怎么办?姐姐,我该怎么办!我已经无处可逃了……」

 

       「还有这家伙也是……」灰原哀略略侧头扫了眼走在她身旁的江户川柯南,「抱歉,江户川,我真的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了……让你逃出这场噩梦的办法。」

 

       江户川柯南静静地用余光注意着灰原哀的举动,,抿着嘴也向后瞥了一眼。「笨蛋。」他在心底这般评价着他身边的这个正惊惧得浑身微微颤抖的同伴。

 

 

 

小段子:

江户川柯南(打电话给安室透):喂,安室哥哥。我的朋友今天晚上想要去我们公寓那里参观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会不会打扰到安室哥哥你工作呢?

安室透:诶?什、什么?等、等一下。(传来翻东西的声音)

安室透(小声):这上面怎么没有写这一点啊……

江户川柯南:?安室哥哥,不可以吗?

安室透:啊?可以啊、可以啊!我很欢迎的!

江户川柯南:嗯,谢谢你,安室哥哥。那,就这样咯,拜拜!

安室透:嗯。拜拜~

 

通话结束后,安室透打电话给某公安。

安室透:xx君!你这本子上怎么没有写万一小孩子请人到家里做客的情况该怎么办啊?!

某公安:……啊?









背对

关于chapterⅡ的小段子

在某次案件的调查中,安室透给一个7岁的目击者做笔录。

安室透:你有看到那名歹徒的外貌是吗?

小孩(哭泣中):呜……嗯……

某公安(小声):降谷先生,您应该先安慰一下那个孩子会比较好吧……

安室透(无动于衷):那么,那名歹徒长什么样子?

小孩(吸了吸鼻子):长、长得很高……浑身都是黑的……

安室透(公办公事):能再具体一点吗?

小孩(开始发抖):他、他的眼神很可怕……我在被他撞倒之后,他就停下来狠狠地、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呜、呜……(再次哭了起来)我好害怕……小光(小孩的名字)真的好害怕……

某公安(小声):降谷先生……

安室透:……

安室透(蹲下来温柔地摸了摸小孩的头发):不要哭了,小光君,不要再哭了。你知道吗?如果你再哭的话——

某公安(心声):哦!降谷先生干得好!呜呜……有生之年终于能看到降谷先生受孩子们的喜爱了!(激动)

小孩(停下哭泣,抬起头来):嗯?

安室透(笑得一脸温柔):如果你再哭的话——导致我们抓不到那名歹徒的话——兴许那名歹徒晚上会偷偷溜进你家找你哦~

小孩&某公安(呆滞):……

某公安(感觉一阵寒风吹过):……降、降谷先生……

小孩:呜哇——!!!妈妈!妈妈!哇——!我要找妈妈!哇——!(震耳欲聋)

之后——

某公安(无奈):降谷先生,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您一直不讨小孩子喜欢了……

安室透(笑):嗯?为什么?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呀。

某公安(抖):没、没什么……

某公安(心声):降谷先生您实在是太腹黑了啦!连我们公安也会被您给吓到的好吗!?

 

 

 

在答应与江户川柯南同居后——

安室透(苦恼):嗯……到底该怎么办呢?我没什么和小孩相处的经验,少数接触的几个也都给我吓跑了……(小声)

某位家中只有一个7岁弟弟的爱弟成狂的弟控公安:啊,降谷先生!这样吧,我给您写一些与小孩相处有关注意事项吧。

安室透(欣喜):啊!真是太感谢了!

在chapterⅡ结束后——

安室透(手中拿着那本之前翻看过的本子,给自己的手下打电话):啊!xx君,真是谢谢你了!你帮了我大忙呢!

某公安(羞涩):哪里哪里!

某公安(心声):说实话还不是降谷先生您太腹黑了!

江户川柯南(坐在沙发上喝着果汁):?

其实,在那本小本子的某一页中,是这么写的——

当自家小孩耍脾气,不想理你,想要独自做事时,请放手让小孩做去吧!而你只需准备好毛巾、饮料、点心,等在他身后。在他累了想要休息的时候,为他擦拭身上的汗水和泥土;在他渴了的时候,为他献上可口的饮料;在他饿了的时候,给他提供美味的点心。这样的话,无需言语,他就会慢慢地依赖上你!

公安甲(小声):天啊,太可怕了!降谷先生居然去找那种弟控晚期的家伙指教!

公安乙(淡定望天):看来天要塌了。

公安丙(痛心):连降谷先生也要被这个弟控给感染了吗!?

公安丁(回头看了看办公室):很有可能。因为这家伙的弟控病原体已经成功传染给了我们警察厅的大半部分人了。


背对

Cp:绯色柯,主透柯

史密斯夫妇paro,私设有


ChapterⅡ

       “呼……”安室透靠坐在沙发上,轻轻舒出一口气。抬头看了看时间,「约定的时间就快要到了,再过半个小时左右那对母子就快要到了吧。」一想到自己以后就要和一个小鬼住在一起,他就觉得有些头疼。毕竟,他可没有什么与小孩相处的经验。安室透有些烦躁地闭上眼,皱着眉理了理浅金色的头发。「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虽然组织那里暂时还不清楚我住在哪儿,但是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怀疑,多一层掩饰也是好的……嘛,虽说这么做对于那个还未见面的孩子来说很是危险,但是我们公安一定会尽全力保护好他的。」

 

       随后,他睁开眼睛,顶着一张娃娃脸,转头对着还在忙着整理房间、穿着搬家公司制服、长得虎背熊腰的汉子命令道:“请快一点吧,那对母子就要来了。你们过会儿离开的时候记得从消防通道那里下去,切记,不要让旁人看到你们,要是被留下什么印象可就麻烦了。”

 

       “是!”那些壮家伙们下意识地齐声吼道,让安室透有些受不了地咋了一声。

 

       “哦,对了,风间。你过来一下。”

 

       “是,降谷先生。”被称作“风间”的男子停下手中的动作,扶了扶有些下滑的眼镜,走向了安室透。

 

       “就是——到时候你们一定要注意保护好那个孩子的安全,尤其是在我执行那个组织下达的任务的时候。尽量别让人给发现了。”

 

       “好的!降谷先生。”

 

 

 

       半个小时后。

 

       “嗯!?”感觉到似乎有人在观察自己,正准备下车的江户川柯南迅速转过头,看向车后的街道:小孩子们在街上乱跑嬉闹,逗弄着邻人家的哈士奇,惹得街上时不时回荡着几声犬吠;银发的老妇悠闲地坐在自家小小的杂货店内,笑眯眯地看着店门前正在挑选报纸的客人;几辆自行车伴着铜铃的脆响,轻盈地滑过街道——一切正常得就如同普通深秋的午后。「……错觉吗?」他暗自疑惑道。

 

       “怎么了吗?柯南?”已经换装成前几日扮演的那个胖大婶的工藤有希子见他停下,便弯下腰来关切地问道,“还不下车吗?我们已经到了哦。”

 

       “……”再次看了一眼街道,江户川柯南回过头,抬手拉住工藤有希子的手摇了摇,同时脸上露出孩童专属的笑容,说道:“嗯嗯~没什么,我们快走吧!妈妈。”说着,他便下了车,向公寓走去。

 

       “?”被他拉着的工藤有希子感到一丝不对劲,也转过头看了眼街道。

 

 

 

       “叮咚——”

 

       电梯上的指数转换到6楼,紧闭着的铁门应声而开,随之清晰起来的,是孩童的抱怨声:“……所以说,为什么要租这里的公寓啊?随便找一处普通一点、不引人注意的公寓不好吗?”江户川柯南环视着装修精细的楼层内部,无奈地朝自家母亲翻了个白眼。

 

       “因为~我和你爸爸现在住在美国,本来就很少能照顾得到你嘛~帮小新你找个好一点的公寓也不行吗?况且小孩子本来就是要让人好好照顾才可以的呀~”工藤有希子笑着无视了自家儿子的白眼,拉起儿子的手引向走廊尽头的公寓,补充道:“而且啊,小新你要相信妈妈的眼光嘛~那间公寓的视野很好,你一定会喜欢的。”工藤有希子回过头朝江户川柯南俏皮地眨了眨眼,随即停在尽头的公寓门口,立好行李箱,空出手来按响了门铃。

 

       “叮咚、叮咚——”

 

       “是,这里是安室透。”过了一会儿,门旁的对讲机里传来了一道温和的男声。

 

       “是!我是江户川文代,就是上次和您谈过,想要您帮忙照顾我家孩子的那个,不知道……您还记得吗?”工藤有希子先是轻咳了一声,随后她发出的声音已不是她原本的声音了,而是另一个人的。这引得江户川柯南不禁侧目。

 

       那道男声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啊,是江户川女士啊!那个……等我一下,我这就过来开门。”

 

       在几声脚步声之后,一个身影从开启的防盗门后探出。恰逢此时,暖暖的阳光正好,与那人浅金色的发梢融在一起,配他那灿烂的笑颜,俊朗如同地中海的阳光;而他眼中的紫蓝色深邃,悠远如同地中海夜晚宁静的天空。男子先是朝工藤有希子点了点头,随后弯下腰来,对小孩笑道:“柯南君是吧。我叫安室透,是从今以后和你住在一起的同居者。那么,从现在开始,就请多多指教喽!”说着,男人伸出手,手掌朝上,等待着孩子的回应。

 

       “……”江户川柯南先是抬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笑着的工藤有希子,随后盯着自己面前展开着的厚实的大手盯了好一会儿。就在安室透看着那个孩子对自己的举动毫无反应,他的笑容有些僵了,正觉得是不是自己果然不会和小孩子相处,或是这孩子闹了小脾气不愿离开自己的母亲时,他听见男孩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就看见孩子也伸出了手,放在自己的手掌上,打破了他的胡思乱想。江户川柯南笑着说道:“请多指教!安室哥哥!”

 

       这让安室透愣了一下,随后他回过神来,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或许是受到孩童纯真的笑颜的影响,看起来似乎更加真实了。

 

       在洒满阳光的走廊上,一只稚嫩的小手轻轻地搭在了另一只温暖而干燥的,宽大的手心上,并被温柔地握住,不留一丝缝隙。

 

 

 

       午后的风清爽,吹起窗边半透明的薄纱。安置在窗台上的盆栽不甘寂寞,淡淡的花香伺机钻入屋内,缓缓地轻漾开来。已经送走孩子的母亲的安室透斜倚在小孩房间的门框旁,皱着眉头看着小孩忙进忙出地整理自己的房间,他略带苦恼地抓了抓头发。果然,他还是不懂得与小孩子相处啊……曾经有着号称公安里“连续遭小孩子嫌弃n次”的不败纪录,甚至比公安里那群虎背熊腰凶神恶煞的汉子们还遭小孩子嫌弃,就连他的手下也无奈地说:“降谷先生看上去明明那么和善,为什么就是没有孩子缘呢?”……这种事情他哪知道啊?!况且认为自己也几乎不可能与小孩有过多的交流,所以向来态度没怎么认真地和小孩子相处过,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为了任务而与小孩子同住的安室透叹了口气,想起了之前与这孩子的母亲的交谈:

 

       ……“所以说,就请拜托您了!”

 

       “诶?!”安室透惊讶地睁大眼睛,赶忙向坐在他对面的妇人解释道:“可、可是,我并没有什么照顾小孩的经验……”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那妇人笑着打断:“没事的没事的,我家新、”妇人诡异地顿了一下,接着改了口道,“柯南很好养的!他很乖的,而且他也挺会照顾自己的,完全不用您多费心!只需要您在他有困难的时候帮忙照顾一下就可以了。”


 

       “哦……可是……”

 

       “您放心吧,我会定期付给您一定的照顾费的。给,这是先预支给您的支票。”那位胖妇人依旧是笑眯眯的,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了安室透。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安室透补充道,“我只是想问一下,您什么时候接走您的孩子?”

 

       

       “诶,这个啊……不太好说呢。”妇人苦恼地点了点下巴,似是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我和我老公的工作都太忙了,都没什么时间照顾他。而且我们工作的研究时长也不太好确定……”

 


       “啊!就先这样吧!反正我已经和我家孩子说好了,他也同意了,就这样定吧!”她撇了撇嘴,连时间也没定的,就这样拍板定案。


 

       “好了,那么,我就先走了。两天后就公寓这里碰面吧!”

 

       “请等一下!”见那位妇人起身就要走了,安室透连忙叫住了她。

 

       “嗯?”

 

       “可以冒昧地请问一句……”他实在觉得这位妇人与他商讨事情的态度实在可疑,尤其是那种对于孩子在外居住的时长的不确定性,怎么看也不像是一般家长对于让自家孩子在外与他人居住的这件事的态度。照他的手下的说法,一般来说,不是应该会絮絮叨叨地说一些对于孩子应要注意的事项吗?“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孩子托给一个不认识的人照顾呢?自己带在身边的话,不是会更安心吗?”安室透紧紧盯着妇人脸上的表情,想要看出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哎……”出乎他意料的,那位之前一直笑着的妇人轻轻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含着无奈和担心而又有些自豪的矛盾的表情,“怎么说呢……孩子长大了,不想要在依靠着父母了。对于他想做的事情啊……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无法阻拦,也只能是在一旁支持他了,不是吗?”说完,她朝安室透笑了笑,便转身走了。

 

       “……”

 

       「长大、吗?」安室透看了看还在整理房间的,身高还不及他的腰间的七岁孩子,「这孩子确实是很乖巧,但是他也才七岁吧,怎么会到说长大、独立的地步呢?」他苦恼地摇了摇头,本来他想说要帮这孩子整理一下房间的,可结果,人家礼貌地拒绝了他的好意,搞得他现在也只好站在这里,干看着这孩子整理房间了。

 

       「得要做点什么才行。」为了能和孩子建立起一个比较好的关系,安室透决定做点什么。将手伸进裤袋里,随后,他顿了一下。先是瞅了眼还在忙碌着的孩子,然后背过身,暗搓搓地掏出一本小本子,开始细细地翻看起来。不久,安室透一脸“受教了”地收起小本子,悄悄离开了小孩的房间。

 

 

 

       终于是整理好了房间,江户川柯南呼出一口气,抹了一把脸。正想朝门口走去时,他脚下的步伐一顿——只见安室透站在他的门边笑得温暖,手中拿着一条白巾和一杯果汁。“安室哥哥?”他看着男人的这副模样,有些不确定地叫着男人。

 

       “来,柯南君。”安室透走到江户川柯南身前,将手中的果汁放在桌上,拿着那条毛巾蹲下身来,给还来不及反应的孩子擦拭脸上沾到的灰尘和流下的汗。

 

       覆在脸上的力度极轻,是带着许些小心和不确定的力度,就像是对待着自己珍视的事物。“安、安室先生!?”江户川柯南僵在那里,尴尬地看着小麦色的俊脸在他的视野中放大,手下认真地擦拭着他的脸和脖颈。

 

       “好了。”终于,安室透放下手中的毛巾,松了一口气。然后,他耷拉下眉头,笑得一脸无害地对着江户川柯南解释道:“抱歉,吓到你了吗?我是看柯南君你整理房间整理得那么辛苦,就想说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可是柯南君你又不让我帮你整理……所以我就去拿了一条毛巾过来,还顺便榨了一杯果汁哦~”说着,他拿起那杯果汁,献宝似的移到小孩面前,“来,尝尝看。是刚榨的,还很新鲜呢!”

 

       “啊、嗯,谢谢……”江户川柯南笑得一脸僵硬,红着耳尖,听话地接过了男人手中的果汁,「果然,还是无法适应小孩子的身份啊……」他这么想着,捧着果汁一小口一小口地啜饮起来。接着,他顿了一下,再次喝了一口果汁,两眼发光,“好、好喝!”

 

       “好喝吧?”


       安室透看着小孩捧着杯子边喝边点头的馋嘴样,低低地笑出声来。他忽然觉得,其实和小孩子相处也是挺愉快的。


背对

Cp:绯色柯,主透柯

  史密斯夫妇paro  私设:工藤新一无青梅竹马



ChapterⅠ

       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在被人打晕醒来后发现自己变回了小学生的工藤新一,兼改名换姓,成功的适应了小学生这个身份的江户川柯南,在阿笠博士家住了将近一年后,被新来的、某位目光凶恶的少女科学家,以受不了他那天天被案件缠身的事故体质这个理所当然的理由给赶了出来——

       “真是抱歉,我本人不太习惯那种有些刺激的生活;再者,博士要是在照顾我的同时,再照顾你这个每隔几天就闹腾一下的家伙,想必也忙不过来。所以江户川你还是出去外边找间租房住下吧,我相信你还是能照顾好自己的。”

       被江户川柯南以及和他如影随形的案件缠得连续两天都没睡一个好觉,此时浑身正散发着不明黑气的茶发少女笑着,毫不留情地关上了阿笠博士家的大门。

       “真是的……”被赶出来的江户川柯南露出半月眼,“我也两天没睡了好不好……”他一边拉起同时被丢出来的、和他等高的行李,一边掏出手机打给远在美国的母亲说明情况,随即绕去了工藤宅。



       “Sherry又逃走了?”

       一辆白色的马自达停在一处昏暗的拐角,隐隐可见有两人坐在车内。

       “嗯,就在她从组织里的毒气室里逃走的几个月后,Gin意外发现了她的踪迹。原本是打算就此杀了她的,可没想到那个女人身边居然还有救兵,就让她给逃走了。”坐在副驾驶座的金发女人语气傲慢,斜靠在窗边。白烟从她的口中涌出,缠缠绕绕在狭小的空间内散开。

       “哦?救兵?”

       “对。就在Gin在米花大饭店的天台上截住Sherry,并打算朝她的心脏扣下扳机的那一刻,某个不知名的家伙朝Gin射了一针麻醉剂。”女人半眯着碧色的眼,再次吸了一口薄荷烟,“嘛,不过就是一个不敢露面的鼠辈罢了。”

        “原来如此,米花町啊……”坐在驾驶座的男人接过话,“所以呢?Vermouth,你停留在这里,就是为了寻找那只逃走的小猫吗?”那名男子转过头,紫蓝色的眼眸中闪过意味不明的光。

       “哼,那是Gin的事。”Vermouth戴上墨镜,打开车门抬腿跨了出去。她将手中还未抽完的烟扔到地上,随后理了理及腰的卷发,回过头对男子说道:“有时间问别人的事,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最近组织里有人在怀疑你,你最近最好还是安分一点的好。比方说找一份用来掩人耳目的工作,或是定下一个住所之类的……总之在组织给你下达什么命令之前,不要再惹是生非了;毕竟如果你死了的话,我也是会很困扰的,Bourbon。”说罢,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停留在这里的原因吗……不过,是为了寻找,我的那缕光,真的是,逝去了吗?」墨镜之下的面容看不清情绪,唯有那唇角依旧妖艳,「如果真是那样……Gin、Sherry吗?呵。」

      “安分一点吗?”车内,名为Bourbon的男子抬起头,轻笑出声。



       三天后。

       “有什么关系嘛~我早就帮小新你把房子租好了,这样不是很好吗?而且还附带了一个同居者哦~”一张在江户川柯南面前放大的笑脸灿烂如阳光,其端正的五官与江户川柯南颇为相似。将脸贴上正不爽地瞪着她的孩童的脸颊,工藤有希子轻轻蹭了蹭,感叹道:“啊,小新的皮肤真好啊~”

       “真是的。”江户川柯南推了推自家母亲,他的母亲自从回了家后就像一只八爪鱼一般抱着他不松手。在发现推不开后,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所以说,什么叫你早就帮我租好房子了?还有那个同居人是什么鬼?”他后悔了,就知道母亲这个家伙会乱来。要是早自己解决了就好了,母亲一搅进他的事,他的所有计划瞬间就乱了套,而且指不定这个行为上永如十八岁青年一般的脱线母亲,还会弄出其他的什么幺蛾子出来。

       “就在前天你给我打完电话后呀~我就赶快回日本这里来帮小新你租了一间公寓了呢!”工藤有希子解释道。看着自家儿子依旧不爽的神情,她嘟起嘴,像个孩子一般,瞪大与江户川柯南同色的蓝眸,向儿子控诉道:“我可是特地找了好久的说!而且小新你现在是小孩子,有很多事情你一个人是做不过来的……而且,你知道要找一个同意与小孩子同住,并且愿意期限不定的帮忙照顾小孩子的大人有多不容易吗?!”

       “但是我住回工藤宅也是可以的啊!”

       “可是万一那些黑色的家伙对于你的死亡起了疑心,再过来查找的话,不小心看到你,然后发现小新你长得和‘已死去’的工藤新一小时候一模一样的话该怎么办?!”

       “但是万一你找到的是一个恋童癖的家伙呢?!”江户川柯南急了,向母亲大声问道。

       “哪里会!你妈妈我可是花了两天时间在房屋中介那里与那些愿意照顾小孩子的人一个一个当面交谈的说!那个房屋中介的服务员看我的眼神都快要不正常了你造吗?!”工藤有希子也急了,毫不顾形象地吼回去。

       “……”

       「原来你急吼吼地跑回来连行李都还没来得及整理,就换装成一个胖大婶,又急吼吼地冲出去是为了这事啊……」江户川柯南无奈地看着自家母亲,嘴角却止不住地上翘。不可否置,他的母亲虽然有时候会很不靠谱,但每次在他需要的时候母亲总会先默默地在背后支持他,并为他打理好一切……「嘛,虽然有的时候会让人有些措手不及就是了……」

       “谢谢啦,妈妈。”江户川柯南将头扭到一边,小声地,带着略有些奶气的鼻音说道。

       工藤有希子愣了愣,随后轻笑开来,极快地揉乱了自家儿子整齐的黑发,说道:“真是的~那么礼貌干嘛?我是小新的妈妈嘛!”

       “喂、喂!住手啦,老妈!”

       “嗯——?”

       “妈、妈妈……”

       “这才对嘛~走!我们先去装扮一下,等一会儿我带你去那间公寓那里,介绍介绍你和你以后的同居者。总得给人家留个好印象不是吗~”

       “等、等等!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