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居

背对

Cp:绯色柯,主透柯

史密斯夫妇paro,私设有


ChapterⅡ

       “呼……”安室透靠坐在沙发上,轻轻舒出一口气。抬头看了看时间,「约定的时间就快要到了,再过半个小时左右那对母子就快要到了吧。」一想到自己以后就要和一个小鬼住在一起,他就觉得有些头疼。毕竟,他可没有什么与小孩相处的经验。安室透有些烦躁地闭上眼,皱着眉理了理浅金色的头发。「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虽然组织那里暂时还不清楚我住在哪儿,但是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怀疑,多一层掩饰也是好的……嘛,虽说这么做对于那个还未见面的孩子来说很是危险,但是我们公安一定会尽全力保护好他的。」

 

       随后,他睁开眼睛,顶着一张娃娃脸,转头对着还在忙着整理房间、穿着搬家公司制服、长得虎背熊腰的汉子命令道:“请快一点吧,那对母子就要来了。你们过会儿离开的时候记得从消防通道那里下去,切记,不要让旁人看到你们,要是被留下什么印象可就麻烦了。”

 

       “是!”那些壮家伙们下意识地齐声吼道,让安室透有些受不了地咋了一声。

 

       “哦,对了,风间。你过来一下。”

 

       “是,降谷先生。”被称作“风间”的男子停下手中的动作,扶了扶有些下滑的眼镜,走向了安室透。

 

       “就是——到时候你们一定要注意保护好那个孩子的安全,尤其是在我执行那个组织下达的任务的时候。尽量别让人给发现了。”

 

       “好的!降谷先生。”

 

 

 

       半个小时后。

 

       “嗯!?”感觉到似乎有人在观察自己,正准备下车的江户川柯南迅速转过头,看向车后的街道:小孩子们在街上乱跑嬉闹,逗弄着邻人家的哈士奇,惹得街上时不时回荡着几声犬吠;银发的老妇悠闲地坐在自家小小的杂货店内,笑眯眯地看着店门前正在挑选报纸的客人;几辆自行车伴着铜铃的脆响,轻盈地滑过街道——一切正常得就如同普通深秋的午后。「……错觉吗?」他暗自疑惑道。

 

       “怎么了吗?柯南?”已经换装成前几日扮演的那个胖大婶的工藤有希子见他停下,便弯下腰来关切地问道,“还不下车吗?我们已经到了哦。”

 

       “……”再次看了一眼街道,江户川柯南回过头,抬手拉住工藤有希子的手摇了摇,同时脸上露出孩童专属的笑容,说道:“嗯嗯~没什么,我们快走吧!妈妈。”说着,他便下了车,向公寓走去。

 

       “?”被他拉着的工藤有希子感到一丝不对劲,也转过头看了眼街道。

 

 

 

       “叮咚——”

 

       电梯上的指数转换到6楼,紧闭着的铁门应声而开,随之清晰起来的,是孩童的抱怨声:“……所以说,为什么要租这里的公寓啊?随便找一处普通一点、不引人注意的公寓不好吗?”江户川柯南环视着装修精细的楼层内部,无奈地朝自家母亲翻了个白眼。

 

       “因为~我和你爸爸现在住在美国,本来就很少能照顾得到你嘛~帮小新你找个好一点的公寓也不行吗?况且小孩子本来就是要让人好好照顾才可以的呀~”工藤有希子笑着无视了自家儿子的白眼,拉起儿子的手引向走廊尽头的公寓,补充道:“而且啊,小新你要相信妈妈的眼光嘛~那间公寓的视野很好,你一定会喜欢的。”工藤有希子回过头朝江户川柯南俏皮地眨了眨眼,随即停在尽头的公寓门口,立好行李箱,空出手来按响了门铃。

 

       “叮咚、叮咚——”

 

       “是,这里是安室透。”过了一会儿,门旁的对讲机里传来了一道温和的男声。

 

       “是!我是江户川文代,就是上次和您谈过,想要您帮忙照顾我家孩子的那个,不知道……您还记得吗?”工藤有希子先是轻咳了一声,随后她发出的声音已不是她原本的声音了,而是另一个人的。这引得江户川柯南不禁侧目。

 

       那道男声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啊,是江户川女士啊!那个……等我一下,我这就过来开门。”

 

       在几声脚步声之后,一个身影从开启的防盗门后探出。恰逢此时,暖暖的阳光正好,与那人浅金色的发梢融在一起,配他那灿烂的笑颜,俊朗如同地中海的阳光;而他眼中的紫蓝色深邃,悠远如同地中海夜晚宁静的天空。男子先是朝工藤有希子点了点头,随后弯下腰来,对小孩笑道:“柯南君是吧。我叫安室透,是从今以后和你住在一起的同居者。那么,从现在开始,就请多多指教喽!”说着,男人伸出手,手掌朝上,等待着孩子的回应。

 

       “……”江户川柯南先是抬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笑着的工藤有希子,随后盯着自己面前展开着的厚实的大手盯了好一会儿。就在安室透看着那个孩子对自己的举动毫无反应,他的笑容有些僵了,正觉得是不是自己果然不会和小孩子相处,或是这孩子闹了小脾气不愿离开自己的母亲时,他听见男孩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就看见孩子也伸出了手,放在自己的手掌上,打破了他的胡思乱想。江户川柯南笑着说道:“请多指教!安室哥哥!”

 

       这让安室透愣了一下,随后他回过神来,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或许是受到孩童纯真的笑颜的影响,看起来似乎更加真实了。

 

       在洒满阳光的走廊上,一只稚嫩的小手轻轻地搭在了另一只温暖而干燥的,宽大的手心上,并被温柔地握住,不留一丝缝隙。

 

 

 

       午后的风清爽,吹起窗边半透明的薄纱。安置在窗台上的盆栽不甘寂寞,淡淡的花香伺机钻入屋内,缓缓地轻漾开来。已经送走孩子的母亲的安室透斜倚在小孩房间的门框旁,皱着眉头看着小孩忙进忙出地整理自己的房间,他略带苦恼地抓了抓头发。果然,他还是不懂得与小孩子相处啊……曾经有着号称公安里“连续遭小孩子嫌弃n次”的不败纪录,甚至比公安里那群虎背熊腰凶神恶煞的汉子们还遭小孩子嫌弃,就连他的手下也无奈地说:“降谷先生看上去明明那么和善,为什么就是没有孩子缘呢?”……这种事情他哪知道啊?!况且认为自己也几乎不可能与小孩有过多的交流,所以向来态度没怎么认真地和小孩子相处过,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为了任务而与小孩子同住的安室透叹了口气,想起了之前与这孩子的母亲的交谈:

 

       ……“所以说,就请拜托您了!”

 

       “诶?!”安室透惊讶地睁大眼睛,赶忙向坐在他对面的妇人解释道:“可、可是,我并没有什么照顾小孩的经验……”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那妇人笑着打断:“没事的没事的,我家新、”妇人诡异地顿了一下,接着改了口道,“柯南很好养的!他很乖的,而且他也挺会照顾自己的,完全不用您多费心!只需要您在他有困难的时候帮忙照顾一下就可以了。”


 

       “哦……可是……”

 

       “您放心吧,我会定期付给您一定的照顾费的。给,这是先预支给您的支票。”那位胖妇人依旧是笑眯眯的,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了安室透。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安室透补充道,“我只是想问一下,您什么时候接走您的孩子?”

 

       

       “诶,这个啊……不太好说呢。”妇人苦恼地点了点下巴,似是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我和我老公的工作都太忙了,都没什么时间照顾他。而且我们工作的研究时长也不太好确定……”

 


       “啊!就先这样吧!反正我已经和我家孩子说好了,他也同意了,就这样定吧!”她撇了撇嘴,连时间也没定的,就这样拍板定案。


 

       “好了,那么,我就先走了。两天后就公寓这里碰面吧!”

 

       “请等一下!”见那位妇人起身就要走了,安室透连忙叫住了她。

 

       “嗯?”

 

       “可以冒昧地请问一句……”他实在觉得这位妇人与他商讨事情的态度实在可疑,尤其是那种对于孩子在外居住的时长的不确定性,怎么看也不像是一般家长对于让自家孩子在外与他人居住的这件事的态度。照他的手下的说法,一般来说,不是应该会絮絮叨叨地说一些对于孩子应要注意的事项吗?“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孩子托给一个不认识的人照顾呢?自己带在身边的话,不是会更安心吗?”安室透紧紧盯着妇人脸上的表情,想要看出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哎……”出乎他意料的,那位之前一直笑着的妇人轻轻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含着无奈和担心而又有些自豪的矛盾的表情,“怎么说呢……孩子长大了,不想要在依靠着父母了。对于他想做的事情啊……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无法阻拦,也只能是在一旁支持他了,不是吗?”说完,她朝安室透笑了笑,便转身走了。

 

       “……”

 

       「长大、吗?」安室透看了看还在整理房间的,身高还不及他的腰间的七岁孩子,「这孩子确实是很乖巧,但是他也才七岁吧,怎么会到说长大、独立的地步呢?」他苦恼地摇了摇头,本来他想说要帮这孩子整理一下房间的,可结果,人家礼貌地拒绝了他的好意,搞得他现在也只好站在这里,干看着这孩子整理房间了。

 

       「得要做点什么才行。」为了能和孩子建立起一个比较好的关系,安室透决定做点什么。将手伸进裤袋里,随后,他顿了一下。先是瞅了眼还在忙碌着的孩子,然后背过身,暗搓搓地掏出一本小本子,开始细细地翻看起来。不久,安室透一脸“受教了”地收起小本子,悄悄离开了小孩的房间。

 

 

 

       终于是整理好了房间,江户川柯南呼出一口气,抹了一把脸。正想朝门口走去时,他脚下的步伐一顿——只见安室透站在他的门边笑得温暖,手中拿着一条白巾和一杯果汁。“安室哥哥?”他看着男人的这副模样,有些不确定地叫着男人。

 

       “来,柯南君。”安室透走到江户川柯南身前,将手中的果汁放在桌上,拿着那条毛巾蹲下身来,给还来不及反应的孩子擦拭脸上沾到的灰尘和流下的汗。

 

       覆在脸上的力度极轻,是带着许些小心和不确定的力度,就像是对待着自己珍视的事物。“安、安室先生!?”江户川柯南僵在那里,尴尬地看着小麦色的俊脸在他的视野中放大,手下认真地擦拭着他的脸和脖颈。

 

       “好了。”终于,安室透放下手中的毛巾,松了一口气。然后,他耷拉下眉头,笑得一脸无害地对着江户川柯南解释道:“抱歉,吓到你了吗?我是看柯南君你整理房间整理得那么辛苦,就想说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可是柯南君你又不让我帮你整理……所以我就去拿了一条毛巾过来,还顺便榨了一杯果汁哦~”说着,他拿起那杯果汁,献宝似的移到小孩面前,“来,尝尝看。是刚榨的,还很新鲜呢!”

 

       “啊、嗯,谢谢……”江户川柯南笑得一脸僵硬,红着耳尖,听话地接过了男人手中的果汁,「果然,还是无法适应小孩子的身份啊……」他这么想着,捧着果汁一小口一小口地啜饮起来。接着,他顿了一下,再次喝了一口果汁,两眼发光,“好、好喝!”

 

       “好喝吧?”


       安室透看着小孩捧着杯子边喝边点头的馋嘴样,低低地笑出声来。他忽然觉得,其实和小孩子相处也是挺愉快的。


评论

热度(39)